冰風琴璇

隼淚 想念(ORIGIN paro)

2018/08/14首發同人版

如果看完後有什麼感想歡迎留言~
我很想跟人聊天_(:3 」∠)_

手機打字很多功能都(ry
話說格式啥的…改天用電腦再來處理ㄅ_(:3 」∠)_
((話說現在是不是電腦不實名沒辦法發文?!

注意事項:
※CP:隼淚
※BE/HE看個人感覺(作者本人感覺是BE就是#)
※角色崩壞可能有(話說ORIGIN的隼個性本來就跟設定有偏差了#) 
※隼第一人稱
※沒問題再往下,不然請馬上右上叉叉

以上OK再往下喔~~~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最開始的時候,只是感到懷念罷了……
但、不知從何時起,不小心、沉淪下去了……

——即使知道,兩個人是不同的。


當時的年紀還太小,不了解「世界」的運作、不了解「死亡」的含義,等到慢慢理解時,已經來不及了——
——世界樹已經漸漸地枯萎了。

大家還在時曾經說過,說我是「最後的未來」、說我一定可以成為HAJIME的「對羽」,拯救瀕死的世界樹。

然而,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。

HAJIME沒能撐到我成長到能夠成為他「對羽」的那天。

依稀記得,那個彷彿全世界都為他所落淚的雨天——HAJIME的「葉」從世界樹上落下了……

現在想回來,那並不是沒有預兆的,只是當時什麼都不了解的我,完全沒注意到HAJIME的異常。

如同失去「世界」的「使者」無法獨活,失去了「使者」的「世界」也會漸漸毀壞,這定理、即使是在原初的ORIGIN也無法倖免。

而我、力量不足以撐起整個ORIGIN。

世界樹不再生長新的「葉」,而原有的「葉」也漸漸凋零了……

等我回過神來,除了我、只剩下年紀與我最為接近的RUI還陪在我身旁。


RUI用他僅剩的生命教導了我許多事情——
感情,即使我仍不怎麼明白;魔法,即使我還不怎麼熟練;世界,縱使我從未降生過;還有,他最喜愛的音樂,縱使我無法像他那樣歌詠萬物。

只有兩件事,他未曾向我提起——悲傷與死亡。

他總是把最好的留給我,即使說謊也不願我去知道這些,但、RUI似乎沒想過,等到他再也無法庇護我時,我總會自己理解——更何況,我早以察覺。

那是RUI的溫柔,但卻因此顯得殘酷。


RUI在殞落前,跟HAJIME一樣、翅膀開始漸漸崩解。
也是從那時開始我才發現,那是死亡的徵兆……

『RUI、不害怕嗎?死亡……』
還記得我在察覺到RUI可能快離開我時,問出口的不安話語。

『……!』
RUI似乎對我的問題感到驚訝。
但我想也是,畢竟他一直以為我不曉得「死亡」的存在吧?

但他的驚訝只是一下子而已。
『…不會喔!』
他輕靠僅剩兩枚「葉」的世界樹,手中把玩著一片自己掉落的羽毛說道。
『因為,這樣、就能去找大家了,不是嗎?』

我聽得出來,RUI的語氣充滿懷念。

——這個世界只剩我們兩人的日子,已經過去很久了。

「總有一天,這個世界會只剩下我」
我緊緊抱著RUI,不想讓他知道我內心的不安。

而RUI只是如往常一般、讓我摟著撒嬌,輕輕順著我的頭髮。

『我會一直在這裡的,一直待在SHUN的身邊。』

大騙子。
做不到的承諾,別輕易說出口啊……


無論再怎麼不想面對,現實也總會到來。

RUI「死亡」的那天,沒有我想像中驚天動地的預兆,也不像HAJIME殞落那樣下起大雨。
就只是、很平靜地、像往常那樣,兩人倚在樹邊,RUI對我講述著「世界」的故事。

彼時,RUI的翅膀已經崩解到無法支撐他飛起來的地步了。
我知道,他為了我一直苟延殘喘著。


『SHUN…我、有點想睡了……』
他說。

我讓RUI躺在大腿上,喬了好幾次位置,才總算讓兩人都能舒服。

『你可以、唱歌給我聽嗎…?』
這是我第一次、聽見來自RUI的請求。

『可以是可以……我唱的沒有RUI好聽喔…?』這樣也沒關係嗎?

『SHUN的聲音、我很喜歡~~』
RUI輕笑道。


我沒有想過,一切來的這麼突然……

——不,或許我是知道的,只是不想面對現實所以不斷催眠自己,不斷、告訴自己,時間還很長……


我、連一曲都沒能唱完,RUI的「葉」就這樣離枝了……

RUI在閉眼前慢慢拉過我的手,輕輕地在我的手上烙下一個吻……
『就算只剩一個人,SHUN也要好好活下去喔…你的世界、還需要你……』

RUI的聲音很輕很輕,但不知為何毫無阻礙地鑽進我的耳中。

在那之後,RUI陷入深深的沉眠,一睡不醒。


RUI是個大笨蛋。
沒有你在,我要怎麼「好好」活下去呢?

反正,我很快也會跟著你的腳步離開這裡的吧!
就像你說的,『這樣就能去找大家了』。






本來應該是這樣的才對。
本來應該是這樣的……

我的時間、以及ORIGIN的時間,彷彿都從那天起,被以慢動作來播放了……

如同火燒一般的夕陽,蔓延了整片天空。
ORIGIN的時間、停止在了RUI「死亡」的那一刻。

然而RUI的「死亡」是事實,而我的生命也還在前進。
只是、應該僅剩一點的生命,不知道為何被延長了數倍……


吶…這是RUI你送我的禮物嗎?
真的、溫柔到殘酷啊……
要我在這半毀的世界中,獨自一人,空守著不可能實現的職責。




最開始只是、想要逃避。
所以選擇能夠遺忘一切的降生。

只是、ORIGIN大概怕了,怕自己唯一的「使者」在「世界」中迷路,所以改變了規則,即使降生了,我仍擁有ORIGIN的記憶。


——
——「…隼?」

是誰…?

「隼?還好嗎?做了惡夢?」
是熟悉的聲音…

「嗯…?……淚?」
恍神了一會,才終於意識到是誰在叫我。

「隼,做惡夢了?看起來很不舒服,是不是回床上睡會比較好?」
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,但淚的語氣證實了他真的很擔心。

「呼呼~有淚的關心,所以已經沒事囉~」
稍稍地收緊了手,連帶抱在懷裡的淚也被抱的更緊。

只是強顏歡笑而已。

「真的嗎?」

「真的喔~所以淚不用擔心囉~」
頭靠上淚的肩膀,輕輕蹭著。

只要一下下就好、讓我對「你」撒嬌一下就好……

「…我知道了。」
淚什麼都沒過問,就只是讓我繼續下去,然後、他伸出手、輕輕順著我的頭髮……

「我、就在這裡喔~一直、一直都在。」


——就算只是逃避現實,現在能夠幸福、那就好了……






——end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感覺好像有很多設定沒寫上去_(:3 」∠)_

把幾個沒上去的私設在這裡提一下~

1.隼(SHUN)對始(HAJIME)只有單純的崇拜,而且大部分是來自於HAJIME能夠一人撐起ORIGIN,而他無法這點上((大概還有來自大家講述的HAJIME的事蹟#

2.SHUN的生命延長確實是RUI給的禮物,RUI在「葉」落下但還未落地前(死前)跟SHUN成為了對羽,所以SHUN的壽命被延長了。

3.偶像世界裡的隼之所以會教淚魔法,是因為他想把淚塑造成跟RUI相同的存在,他覺得當淚能完全掌控力量(?)後,或許他就能帶著淚回到ORIGIN去。

4.偶像世界是SHUN的其中一個「世界」,或許也可以算是他的夢境也不一定?所以身邊的人都是自己所熟悉的存在,卻又不是完全一樣的。

5.SHUN一直在自己的各種「世界」中(百鬼、帝國、兔王國…etc.)重複降生,所以才說不小心「沉淪」了。

6.至於ORIGIN最後的結局我也不曉得,可能最後還是毀滅了;也可能SHUN真的帶著淚回去,並且用同樣的方法把大家都帶回來了,反正BE/HE自由心證(´・ω・`)

大概以上吧~
手機打字不想講太多XDDD((已經很多了好吧#
以後可能maybe會再寫同樣背景設定的後續(?)吧(´・ω・`)

下一篇
评论(4)
热度(18)
©冰風琴璇 | Powered by LOFTER